当前位置: 来榜家园首页 > 笔留余香 

关乎山寨

关乎山寨

 朱东升

 泪水写就的历史,一页页厚重着;巨石垒就的城墙,一块块辛酸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 
1.
一个土里土气的磨子,磨了千年万载,却不见谷物碎屑落下。
两块巨石叠起的石磨,如两面大鼓,却敲起了大名声。仰望,在观寨仰止中累酸了双腿。其实,不论从哪边上去,都只需在勇气与体力里,鼓足干劲。要不了一个小时,保准与磨子石零距离对视。因为凉风是从勇气和信心的端口吹来的。
那年,我记下了寨顶的凉风,还记下了岩石边即将消融的积雪。
寨名,很形象,适合远远地看,近近的摸;深深地思,浅浅地想。
于是,这个名号,家乡叫得特别的响亮,远处也有了涉足之人。
2.
当我从南坡爬寨,脚踩在残垣断壁的石块上时,我仿若站在一本厚重的册页之上,一种历史的沧桑感朝我呼啸而至。
历史不容改写,时空却穿透几百年。
也许,这儿就是山下的百姓依仗天然屏障,构筑一座城墙,保全自己。依稀可辨的石墙仿佛飘荡着战争的硝烟,一部让人参悟不透的巨幅画轴,沿着围墙沉重跌在眼前。 

3.
背负千载沉重的叹息,慢慢蠕动,修炼。
去寻找石罅,然后,一头钻进去,盼着一束自己的光。
几近顶峰,石磨近在咫尺。从脊背上攀爬,翘首一望,石蛙仰天鼓噪。
从远处看来,天然一副石磨。据说磨五谷杂粮,赈八方灾民。此神磨慈悯之心感召日月,天地明鉴。寨东寨西,寨头寨尾,瘦田薄地,五谷丰登,颐养百姓。天神下界,奋蹄扬鞭,石磨轰然,响震四方。
石磨,乃千载不倒也!
  
4.
顶峰几块巨石,犬牙交错,迭起。参差高耸,遂成石洞。
洞中直视无碍,西溪河畈,大半尽收眼底。心安其内,如坐针毡。外方空空如也,万丈深渊,心悬半空。就算到得洞口,身贴石壁,未敢丝毫乱动。生怕石落深涧,其境险危。伸颈探之,恰似一筒望远镜,色舞山川,秀色可餐。
最为惊叹的是,午后四点时分,斜阳晚照,落壁成晖,摇曳生姿,气象万千,融入心胸。
难怪仙居此地,名声远播。据山而守,神蛙一探,故有十字传闻歌谣——一口洞开,两目圆睁,三河深深,四足战兢,无(五)人来此,六神无主,心存七上八下,久(九)立洞口,实(十)在可恨!山民,安居此境,稳如泰山。
 
5.
你守在途经的路口,已有千载万世了吧?
至今,你依然摆着警觉的姿势,吼天啸月。
战乱的影子一直尾随着你,牵住你的神经。你在惊悚里一路走来,身心俱疲了吧?
你看,西溪河畔,南山村落,一派繁荣的气象,扑面而至,人们沉浸在盛世宜居里,你伏在寨上,可小憩一会,养精蓄锐了。

6.
顶峰石上,钵口般的石凼清晰可见。
是流离失所的山民当年凿下的,寨墙依稀可辨,这石凼可是当年立门竖柱的所在,抑或是舂米所用。
呼呼的春风,吹醒了山民,他们纷纷走下山寨,植五谷,辟荒山,开良田。寻回当初的勤劳与月光。
而今,追寻的目光,更多的,只为你踏碎那一页的沉重。

7.
风的翎羽飞翔不息。
雾的羽翼不断拔长。
磨子寨,一路仰止的天梯,人间仙境。
压低呼吸,我张开双臂,拥抱朗日乾坤!
情感的高度一再崛起,七月登临两寨,温度一再攀升。但挡不住采风者的热情。
回眸来路,振臂一呼:牛马寨,磨子寨,我们来了!
早 班 车   魅力老区   生活信息  笔留余香

猜你喜欢

热门资讯

最新更新

关注我们

微信扫描关注来榜家园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