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榜家园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查看: 3949|回复: 1

岳西民间故事:翁婿斗法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9-1 20:51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作者:吴六平
插图:韩振球 转自:岳西人文地理

3fedcd5665f1dd0473e83876d17e7eb1.jpg
【岳西民间故事】

翁婿斗法

很久很久以前,在大山深处,有个员外姓张。张员外早年读过一些诗书,生性喜欢舞文弄墨,血液里流淌的着是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骨子里雕刻着的是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”。在他的眼里,人分几等,读书者至高无上。

张员外有两个女儿,两个女儿长大成人,相继出嫁。大女儿嫁与了一个书生,小女儿嫁给了一个樵夫。书生家境很好,深知岳丈喜好,平时也就刻意迎合,曲意奉承。樵夫家境贫寒,为人耿直,说话从不转弯抹角,非常瞧不起姨姐夫那副讨好岳丈的嘴脸。张员外将自己的喜好毫不掩饰地流露在对待两个女婿的态度上,这一点,小女婿嘴上不说,心里也是明白的。

一日中餐,岳丈宴请俩女婿。饭桌上,最好的一道菜是一只清炖鸡。那个时候,生活水平普遍低下,能够杀鸡招待客人,是非常丰盛的饭局;能够得到主人杀鸡款待,那也说明客人倍受尊重。岳丈大人看平时大女婿顺眼,有意偏袒大女婿。思前想后出了一个招数,开饭之前,他对两个女婿说:“你们两个给我听着,今天,谁能很好地回答我的问题,这鸡就归谁吃。”大女婿对岳丈的建议心领神会,马上说:“好!”小女婿知道岳丈大人有意偏袒姨姐夫,但是他平时吃惯了苦,吃不吃鸡也无所谓,也就点头称是。

岳丈大人别有用心地在两个女婿脸上梭巡了一翻,然后拿起筷子夹住鸡头问:“这是什么?”小女婿眼疾口快:“这是鸡头!这还要问?”大女婿很得意地看了姨妹夫一眼,然后抑扬顿挫地唱道:“凤冠是也!”结果丈人当然是将鸡头放到了大女婿碗里。丈人接着夹出“鸡颈”问是什么,小女婿说是“鸡颈”,大女婿美美地说是“长春”(伸,方言读春);丈人拿出“鸡腿”,小女婿说“鸡腿”,大女婿说是“乾擎柱”;丈人夹出“鸡爪”,小女婿说是“鸡爪”,大女婿说是“挠钱爪” ;最后丈人舀出“鸡汤”问是什么,小女婿仍旧是如实说:“鸡汤。”大女婿吃得满嘴肥油,乐滋滋地说:“此乃‘原汁’也!”丈人连鸡带汤全倒进大女婿碗里。小女婿连一根骨头也没有吃到。丈人和大女婿会心地笑了,笑得有点放肆。小女婿什么也没说,看着自己的丈人和姨姐夫那得意的笑,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附和着笑了两声。


06df0c55b256bb8984b832acd47598f8.jpg



小女婿虽然没读过书,只是一个樵夫;虽然他很善良,从不做亏心的事;虽然他不在乎吃不吃鸡,但是,他不是傻子,不是笨蛋,他是头脑灵活、敢作敢为的樵夫。他知道姨姐夫是个读书人,能说会道,但是他不该耍心眼耍到自己人头上了,他觉得有必要小小的教训一下这个姨姐夫。

吃过中饭,小女婿当着一大家人的面,对姨姐夫说:“姐夫,我看老丈人家柴禾不多,何不趁着这好天气,我们去给丈人家弄些柴禾来,怎样?”大女婿酒肉饭饱,不好推辞,只得应允。

连襟二人,出得门来。直奔山头。小女婿本就是樵夫出身,干这点活轻松自如,登山如履平地,况且他对这一带山头地势了如指掌。这下可苦了大女婿了,一路上,他跑得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,还是跟不上姨妹夫。

小女婿有意将姨姐夫带到李员外家的山场,这小女婿也是了得,三下五除二,就将柴禾砍好,捆扎好。可怜那大女婿,他一介书生,那书生的手只会捉(方言:握)笔,哪能提刀?砍半天也砍不到几根柴禾,只得求助姨妹夫,姨妹夫也不推辞,三下两下,帮姨姐夫弄好了一大担柴禾。

两人弄好柴禾挑起下山,小女婿挑起柴禾高声唱起了山歌,飞也似的飘下了山。李员外家丁听到歌声,寻声张望,发现那挑柴的书生,寻思着这贼偷柴,大喊:“捉贼啊!”书生挑着柴禾趔趔趄趄往山下赶,被李家家丁团团围住了……


951ff2e50774a5f2238d9f3b445d0de6.jpg

小女婿回到丈人家,老丈人问:“你姐夫呢?怎么还没回来?”小女婿看着丈人呜呜地说:“姐夫他啊,正被人一手拽着‘凤冠’,一索套住‘长春’,‘乾擎柱’往下一跪,‘原汁’往外一漫,快点‘拿钱找(挠钱爪)’。”老丈人一听,气得吹胡子瞪眼,就是说不出话来。

从此以后,张员外越发不喜欢小女婿,经常有意无意刁难小女婿。

“吃鸡事件”过去不久,张员外新居落成,这之前,他对小女婿说:“我进新居那日,你姐丈骑高头大马来送礼,你没有马骑,你就不要来了,免得丢人现眼!”小女婿说:“老丈人放心,我没有马骑,我坐轿子来还不成吗?”老丈人一脸的不屑。

张员外乔迁之日,宾朋满座。大女婿骑着马,带着很多很多贺礼来了,老丈人在宾客面前很是得意。不一会,有人送来一块包装得很好地匾额,声称是丈人的小女婿着人送来的,丈人心喜:“这家伙怎地也晓得我喜欢这东西?看来我平时的教训有方,终于开窍了。”亲朋也都围了上来,朗声说:“好匾!好匾!”在一片称好声中,张员外打开匾额,只见匾额上书写着四个大字——“爬灰老子”。(方言:言翁媳之间有乱伦行为)“啊!???”众围观者或惊叹或窃笑,员外更是不看则已,一看便七窍生烟:“反了,要造反了,这个畜生!快把这畜生给我叫过来!”有下人说:“小姑爷还没有来。”员外说:“还没来?不来就躲得了吗?拿轿子接也要把他给我接来!”下人得令,赶快抬轿子去接。不多会儿,小女婿坐着轿子一颠一颠地来了。

小女婿来到丈人面前,朗声说道:“贺老丈人华厦落成!祝老丈人万寿无疆!”“你不要假惺惺地祝贺了,你不诅咒我我就死不了!你说,你何以送这个匾来气我,真是气煞老夫也!你不给我说清楚,我饶不了你!”丈人跺着脚咬牙切齿道。众人都为小女婿捏了一把汗。小女婿不慌不忙道:“岳丈大人息怒,先谢丈人大轿接我,再说我送这块匾额,以为饱读诗书的丈人能读懂我一片孝心,如此看来还得容小婿细说,这是一首藏头藏尾的祝贺诗:

爬山过岭去砍木,
灰泥粉墙瓦盖屋,
老子做屋儿子住,
子子孙孙都享福。

众人听得,都拍手叫好。岳丈大人灰白的脸色也渐渐红润了起来。从此,再也不敢小觑了这小女婿——这个樵夫了。(吴六平)


ba78586a276a52f16429a849040d3f68.jpg

作者简介:吴六平,女,岳西人,网名叫“荷苑花开”。系七、八、九届县政协委员,省散文家协会、市作协会员,县作协理事。有诸多文学作品在国内20余家报刊杂志上发表。
发表于 2019-9-1 21:19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点赞!
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来榜家园重要公告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来榜家园 魅力来榜在线家园网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